SMART TV
二维码扫描

观点丨农村电商发展五大趋势和五大特点

2022-09-16 21:25:12

  本文为中国社会科学院原信息化研究中心主任、三农学者汪向东,在信息社会50人论坛十年特别年会上的主题发言。

  十年前,我们深入调研,发表了《沙集模式研究报告》,农村电商开始进入信息社会研究的重要议程。信息社会50人论坛成立后,我们组织的首次专题研讨会在福建泉州召开,选的专题就是农村电商。

  这十年,农村电商星火燎原,突飞猛进,在助力脱贫攻坚和“三农”发展中作用显著。下一个十年,农村电商进入新的发展阶段,将在乡村振兴和促进县域、农业农村数字化转型中发挥重要的引领作用。同时,农村电商自身也需要升级,才能在“数商兴农”中扮演好引领者的角色。

  无论从国家倡导、大力推动,还是电商由小到大、由弱变强,或是从电商在国民经济和社会生活中的地位作用观察,电商的主流化,都是有目共睹的。

  电商主流化,事实上经历了一个由城及乡、由东及西的发展过程。这十年,农村电商从当时的几个淘宝村和最早的一批草根电商创业者,发展到今天农村网络零售额成长到上万亿级规模。农村电商的星火燎原,其实,就是电商主流化的重要内容和生动体现。

  当然,农村电商主流化的进程方兴未艾。前期助力脱贫攻坚,在初步实现电商进农村县域全覆盖后,电商业务还将继续向乡镇和村级下沉。特别是农村电商从业务载体的能力建设转向业务应用的深度拓展和高质量发展,这一进程在不少脱贫县才刚刚开始。

  规模大了,作用和意义就变得不一样。农村电商通过强产业、开民智、惠民生、促双创、建基础、融资源等,其作用、意义已不仅限于多卖几件产品,而是越来越关系全局性的战略目标,关系“三农”、关系脱贫攻坚、关系经济转型升级,关系绿色发展,甚至关系农村社会安定……

  农村电商在地方发展全局中的地位也在上升。过去,人们呼吁把它作为“一把手工程”;现在,更多的地方真正把它放在了重要的战略地位。例如,我刚从甘肃陇南调研回来,在陇南,农村电商被当成“衣领子”,“抓电商,就是抓扶贫、就是抓经济、就是抓发展”,得到高度重视。

  因此,下一步在乡村振兴战略中,农村电商已成为数字乡村的“标配”。除此之外,它还将发挥“先导”、“基础”和“助推器”的作用。

  以沙集模式为代表的淘宝村,是农村电商最早的成功模式。这十年,多地区、多主体、多技术的参与,特别是传统平台电商流量红利期结束、社交电商和新媒体电商兴起,推动农村电商模式从一花独放转向千姿百态。同时,平台电商和淘宝村自身也在转型。

  农村电商已呈现出政府、平台、创业者、服务商和其他各类社会团体多主体推动、多资源投入、多路径通达、多模式并存的局面。

  未来,各种更新的数字技术与农村实体经济深度融合,电商进农村从“规定动作”转向“自选动作”,农村电商多样化的未来更值得期待。

  各地农村电商发展不平衡。特别是与电商强县相比,脱贫地区农村电商发展虽快,但程度上仍呈现明显差异。各地农村电商呈现多级化态势。

  农村电商难度本来就大,电商扶贫更是如此。这些年,以政府主推、财政支持和以“规定动作”限期完成的方式,优先在原贫困县开展电商进农村示范项目。这是一个先解决“有没有”能力,再解决能力应用“好不好”的发展过程。农村电商在覆盖范围、交易规模快速成长的同时,也带来发展质量和效益不高的问题。

  接下来,拓展已建成能力的应用,提高绩效,既是高质量发展的要求,也是农村电商发展阶段转换的必然。

  我国的《电子商务法》已于2019年1月1日起正式施行。包括农村电商在内,我国电子商务的发展环境,已经发生了重大变化,进入规范发展的阶段。

  5年前,主管部门在制定“十三五”电子商务发展规划时,就有一个非常重要的基本判断,认为电子商务已进入“成年期”。据此,政府的电商政策由此前“鼓励发展为主”,调整为“发展与规范并重”。

  尽管农村电商进入“成年期”较晚,但农村电商也必须尽快“学会成年”,规范发展,要适应“成年”的环境,发挥“成年”的作用,履行“成年”的义务。

  从脱贫攻坚衔接过渡到乡村振兴,农村电商也已进入新的发展阶段。展望下一个十年,在上述“5个趋势”的基础上,以下“5个特点”值得我们重视。

  商务部作为电子商务的主管部门,对新发展阶段的农村电商提出了新的战略性的要求。这集中体现在“数商兴农”的任务和一系列战略部署上,主要反映在“农”“商”两方面。

  前者是指农村电商作为数字乡村的标配助力乡村振兴,在兴产业、美农村、富农民、促进农业农村信息化、数字化上发挥战略性作用;

  后者是指农村电商在加强县域商业体系和农村现代流通体系建设,补短板、促转型,扩内需、畅流通,助力夯实构建国内大循环、国际国内双循环新发展格局的战略基础。

  概括来说,脱贫攻坚收官衔接乡村振兴,农村电商的战略意义更加凸显,以农村电商升级引领“数商兴农”、以“数商兴农”助力乡村振兴,服务构建新发展格局的要求也更加明确。

  无论是“农”还是“商”,数字化转型的共同要求,都包括灵敏感知、灵活应变、赋能创新和提高绩效4个方面。农村电商不仅是县域乡村“农”和“商”数字产业化的新增量,也是引领乡村产业数字化存量转型的重要力量。

  农村电商凭什么引领“农”“商”的数字化转型?电商打破了传统商业的时空界限,让农户和农企足不出户就可以对接广域大市场,极大地拓展了市场空间;电商具备数据优势,用好数据,有助于实现精准对接,智能决策,高效运营。

  农村电商怎样引领“农”“商”的数字化转型?电商凭借以上渠道优势和数据优势,可以赋能“农”“商”主体前所未有的能力,倒逼供给侧改革,促进创新,最终达到提升绩效的目的。

  把握和发挥好电商这些优势,对于下一个十年推动县域乡村产业数字化转型升级特别重要。

  农村电商广域性的特点,是主流化、全局化趋势带来的必然结果。继续助力巩固和扩大脱贫成果、纳入和促进乡村振兴、服务构建新发展格局和“后疫情”时代农村生产生活的在线化趋势,以及国内主流互联网平台、电商、新媒体和三农服务商围绕数字乡村制订和发布了新计划,都将为农村电商提供更加广阔的用武之地。

  从助力限期脱贫到稳定致富,从聚焦精准到全面助力,从产品电商到服务叠加,从注重农产品上行到促进农村消费,从增量创新到存量转型……农村电商的业务领域将不断延展,“+电商”和“电商+”将成为县域乡村数字经济的新常态。

  农村电商不是仅停留在交易端,未来会越来越多地向供给侧纵深延展。消费电商向产业电商延展、2C向2B延展,是未来农村电商的重要看点和特点。

  此前电商扶贫,要求聚焦建档立卡贫困主体,包括采用消费扶贫措施,帮他们解决“卖得掉”的问题,未来巩固扩大脱贫成果、衔接乡村振兴,要越来越多地通过深化供给侧改革,解决“卖得好”和“卖得久”的问题。这就要求电商从交易端向供应链、产业链纵深深化。

  目前,我国农产品网络销售占比还不高,大致占10%。如果说2C的消费电商是农村电商增量创新、复制成长的“开阔地”,那么,2B的产业电商就是未来存量转型、规模突破的“制高点”。攻克B2B电商,将成为农村电商未来的主攻方向。由此,农村产业电商的纵深性,将成为它未来发展的重要特点之一。

  政府主推的电商进农村综合示范是一项阶段性的工作,而农村电商是没有终点的“马拉松”。农村电商经过上一个十年快速覆盖、星火燎原,现已转入高质量发展的新阶段,增强市场主体的自我造血能力,长效高效发展成为必然要求。

  农村电商要把阶段性和长期性结合好,需采取“一体两翼”策略。“一体”是绩效,即坚持绩效导向,把“成规模、可持续、见实效、获得感”作为根本要求;“两翼”是供给侧改革和机制创新,即一边不断优化渠道对接、网货产品、支撑服务和政策资源的供给,一边创新资源整合方式,将农村电商的动力机制切换到以市场为主上来,不断培育市场及市场主体,不断增强他们的自我造血能力。

  面向下一个十年,农村电商要发挥好乡村数字经济、乡村信息社会建设引领者的作用,它自身需要升级。

  对此,我个人的观点和建议可归纳为“5+1”:“5”是渠道升级、产业升级、服务升级、机制升级、队伍升级;“1”是农村新基建。当然,针对农村电商发展和数字乡村建设的不同方面,“5+1”的具体内容会有相应调整。